高职教育改革直面存亡之境

  近年来,“生源危机”是我国高等教育的热词,处于高等教育末端的高职院校则首当其冲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个压力主来自四个方面
一是招生压力。高职院校的传统生源在急剧减少。未来1年我国18~22岁的人口将减少约4万人。生源减少会加剧高职院校的竞争,没有特色或经营不善的将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二是就业压力。一些高职院校毕业生的就业质量与百姓的期望值还有很大差距。有研究者因此出,对高职毕业生的就业不能再以简单的就业率来衡量,而应该以就业力来评估。
三是教育内部的压力。部分本科院校在向高职院校学习,比如以高职教育的模式培养人才,求学生有职业能力、部分教师来自企业等。现有的高职院校办学优势将不再明显。
四是人才培养模式转变的压力。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转变必然波及为经济发展供人才保障的教育领域,随之而来的挑战是人才培养模式需转型,人才结构需调整。
高职院校只有适应这些挑战,才能完成自身转变。同时,未来的考生和家长对高校的选择将会更加精细,将来优质的高职院校,录取分数会高于办学质 量不高的本科院校,而一些教学质量差的高职院校将会出现严重的生源危机。部分高职院校将面临重组。有专家预测,未来5~1年,如何应对一个生死存亡的处 境,是高职院校必须正视的严峻现实。
一、生源持续下降导致部分高职院校面临生存危机
据教育部公布的信息,24年,高职院校招生规模占到整个高等教育的47%~48%,高职教育开始崛起的随后几年,与本科教育既同步发展又 略胜一筹。27年,高职教育真正成为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28年,高职学生比占到51%,第一次超出了本科院校学生;29年,本科院校学 生比重新超过高职,上升为51%。
自1999年高校扩招以来,我国高等教育规模获得了跨越式发展。高考生源在28年达到历史最高的15万人。然而,由于人口出生率下降,29年生源数开始下降,到21年累计下降了2万人,并且这种连年下降的态势将延续至22年前后。
一方面生源下降,一方面高校招生计划仍缓慢增长。这一“剪刀差”直接导致了高考录取比例的持续攀升。全国高考平均录取率从28年的57% 逐年增长,212年已有8个省、直辖市的录取比超过8%,其中若干省、直辖市超过了85%。这种超高录取比例,最先出现在北京、上海等发达地区,很快 又陆续出现在了以往“上大学难”的河南、湖南、黑龙江等生源大省。
录取比例的快速上升,对高校生源质量带来了直接影响。据一些省的教育数据显示,安徽21年在本科、专科层面,分别有1%、2%左右的 学生放弃报到;北京、上海的招生计划中本科招生比例已达6%左右;部分省份的专科录取分数线,平均每科不足3分。在高考生源数量大幅减少和质量大幅下 滑、本科招生规模日益扩大的情况下,“保生源就是保饭碗”成了许多生源不足的高职高专院校,在招生动员大会上最让人心酸的一句话。
二、高职“注册入学”改革受质疑
生源危机来临,从教育部门到高职院校都在采取措施应对,比如高对口单独招生的比例、试行注册入学、高中职升高职的比例,政府强制本科退出高职等。这些措施中,高职“注册入学”作为新事物,在业界和媒体引起了很大关注和争议。
211年,江苏省正式在高职院校中开始“注册入学”试点,政府部门解释是为扩大高职院校招生自主权,专家则认为是“为缓解生源不足的矛 盾”。江苏省的“注册入学”试点,主在民办高职院校,也有部分公办高职院校加入。按照规定,凡参加普通高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且未被统一录取批次录取的 文、理类考生,均可申请“注册入学”,院校对申请注册的考生出高考成绩、学业水平测试等级的求;省内取得中职学校毕业证书的毕业生,参加对口单独招生 考试后也可以申请“注册入学”,院校对考生技能和相关考试成绩等出求。凡被“注册入学”录取的考生,凭高级中等教育学校毕业证书报到入学。高考考生、 对口单招考生、中职毕业生均可申请“注册入学”。
据江苏省教育考试院发布的信息,211年江苏省高职(专科)院校通过“注册入学”录取新生2558人,计划完成率81.6%。参加“注册入学”试点的26所高职院校中,全部完成计划的有11所,完成计划5%以上的有12所,计划完成不到一半的有3所。
从211年起,福建省1所高职院校拿出部分专业搞“注册入学”试点。省教育厅求高职院校申报的“注册入学”试点专业,是那些有较好发展 前景,但目前还不太受考生关注的专业。212年11月底,福建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布《关于支持高职院校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求“本科高校加快退 出高职教育”。具体退出的做法包括,本科院校从213年起按不同比例调减或压缩高职招生计划;本科院校除农林、医药卫生等特殊专业外,不再招收成人专科 学生。这些求,被认为是解决高职院校生源危机的强有力举措。
“注册入学”彻底去除了学生入学的门槛,使高职院校拥有了更大的招生自主权,又在某种程度上缓解了高职院校生源萎缩的困境。其实,国外很多职 业院校早就实行了“注册入学”。美国“注册入学”的社区学院,每所学校在校生都达到几万人。但在国内,诸多试点院校尤其是民办高职却在“注册入学”中遭遇 了生源“寒流”的尴尬。
究其原因,不外有三点一是考生和家长普遍认为“便宜没好货”,没有入学“门槛”的大学读了“没意思”;二是实行“注册入学”的院校多为弱校 (或专业),即生源减少的最大受害者;三是“注册入学”被安排在高考录取的最后一个批次进行,导致本来就十分有限的生源同时面临复读机构、培训机构、留学 中介、就业中介等方面的激烈争抢,到头来高职“吃不饱”也就在所难免。
尽管绝大多数省份目前对于“注册入学”还处于观望状态,然而高职逐步推行“注册入学”是大势所趋。据教育部公布的数字,29年,中职对口 招生生源已占到高职招生规模的近13%,再加上5%的五年制高职,全国高职院校来自中职的生源已有18%。212年高职教育的招生规模约为3万人。 如果8万中职生中有2%升入高职,就意味着高职院校的生源将近一半来自中职毕业生。212年,通过单独招生、对口单招等非高考方式进入高职院校就 读的新生接近1万人,约占新生总数的1/3。213年,将突破一半,接近15万人。